「艺术中国 ◆ 金牛迎春」——马新胜绘画作品欣赏

马新胜,祖籍山东胶南,出生于新疆库车县。曾服役于武警新疆总队政治部。自幼随母亲学画,国画先后师从于袁武、任惠中、孙志均、唐勇力、史国良教授,中央美术学院唐勇力工作室艺术硕士,获硕士学位。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武警部队美术书法研究院研究员、河北美术学院客座教授。书画作品多次入选全国美展,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60周年首发邮票设计者,作品《笑》入选第13届全国美术作品展。

2015年10月作品《情系天山》《春之声》入选武警部队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美术作品展;

2012年8月国画《天山守墓人》《龙腾盛世》入选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八十五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暨第十二届全军美术作品展;

初识马新胜是在河北美院的一个学术活动上。因我本人是维吾尔族,出生在乌鲁木齐,而新胜又来自新疆,所以一起聊天的内容既不陌生又不拘谨。家乡的一闾一闬、一尘一沙,都成为我们谈论的话题,也因此得以了解到新胜近年来的关于新疆题材的绘画创作。

新胜出生在新疆库车,那是一处被浸润在苏巴什河流域、位于天山中部南簏,充满了灵气之所在。这里曾被称为龟兹。

佛教艺术传入中国时,曾在这里留下了绚烂的印记:确尔达格山山北的温巴什、克孜尔、台台儿石窟以及确尔达格山山南的库木吐拉、克孜尔尕哈、森木塞姆石窟,不仅记录了当年龟兹国无与伦比的佛教艺术盛景,更将浓厚的艺术气息赋予守护在这片土地上一代又一代的人们。

也许因为新胜自小在这片土地上成长,骨子里的灵气很小就在母亲的教诲熏陶下得以释放。石窟壁画中的线条、人物、色彩、图案、笔意、神态、气质,无一不成为他摹写的题材,同时也练就了他敏锐的洞察力和对形状的驾驭能力。儿时林野乡间的日暮苍山、霁月清风,以及后来读书上学途中的狗吠鸡鸣,田园桑巅,统统出现在他对童年美好回忆的叙事画中。

毕业后的新胜参了军,成为一名军旅艺术家,并接受了非常系统的专业训练,为他之后的创作累积了良好的技法基础。部队生活的磨砺不断挑战着他的创作激情,同时又锤炼着他的创作意志。这一时期,他的作品以军旅题材为主线,气势磅礴、弘扬主旋律、歌颂民族团结。如《黎明》、《龙腾盛世》、《往事》等等,这些作品人物线条饱满、富有张力,将现代部队中洋溢着青春气息的战士与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相交相容相辅相成,通过叙事情节浑然而成一体,突出了中国传统水墨画追求单纯、自然的写实风格。

可以说这一批人物作品的呈现既非偶然,又非刻意,是新胜军旅创作心态和思路的真实书写。其作品本身受到社会各界关注的同时,新胜本人的严谨与努力也收获褒奖无数。难能可贵的是,这样一段创作峰值,新胜并无沉沦于标杆典型,而是澄思寂虑,产生了更多思考。

身处这样一个多民族疆域,在复杂的政治背景下,如何将多元的文化概念统一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如何利用水墨的写意来彰显人性的嬗变?究竟要如何表现“和”?如何通过自己的笔触赋予作品一个灵魂?

不断提给自己的问题使新胜意识到,作品的至精至纯,需要建立在对作品创作的思考上。也许是时候进行一个深度的自我调整了。于是,放下了所有过去,离开了曾经的成就,新胜来到中央美院,投入唐勇力门下,重拾创作的源头,探索作品的灵魂。

在读研期间,新胜摒弃一切凡俗誊写,凝听训诲,学从善家,含英咀华,认真思考。于是,就有了硕士研究生毕业之后观博而约取、积蓄以重构的一批新作品问世。其中集大成者是新胜为庆祝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六十周年而设计的一套纪念邮票国画作品。其中的《民族大团结》既是新胜对自治区成立六十周年及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建设工作成绩的阐释与思考,又是作者断舍离后多年创作底蕴的厚积薄发。这件作品为画家带来了里程碑式的殊荣。

同多年前一样,成功并未使新胜浞訾栗斯。作为一名军人,他始终肩负责任感,心存对艺术的敬畏之心,认为一名真正优秀的画家最好的作品永远都是下一幅。因而,新胜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努力关注新疆的发展,以画笔抒发对故乡的爱和对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的情。下面这套具有新疆民族风情的人物笑脸系列作品也是新胜对人性探索的一个再尝试。

初览全篇,发现是几十个具有民族特征的各色笑脸,被画家以各种角度安排在卡纸上,以水墨赋彩,并通过干、湿、枯、润等技法,或将皮肤皱褶以皴擦体现;或将衣帽巾饰以浓淡渲染,最终着意于表现人物不同的面部表情与神态。

这样的一组人物脸谱,好似陕西历史博物馆秦陵兵马俑的脸谱壁画一样,除了能让观者体会水墨技法表现与喷绘装饰之间耗时上的霄壤之别,还能像兵马俑的脸谱壁画那样直抒胸臆指明族属谱系特征。遗憾的是在这点上我是个例外。因自小生活在新疆,对少数民族在面孔、习俗、服饰上的区别了若指掌。所以我委实好奇新胜的脸谱创作究竟想表达出怎样的概念?怀着这样的疑问,我开始尝试对画中每一个人物偷影探迹,抽丝剥茧。

观看《围》时,我有了这样一种想法:可以躲避雾霭沉霾,却如何也挥不去一抹皱纹。因此,你笑。欣赏《清愁》时,一种别样的心绪萦绕着我:空误了流年幽期,虚过了花朝月夕,无缘再拾,却有煎熬。所以,你笑。作品《媚》,似是汉家女孩纯颜霜凝雪,深眸映暮晖。所以,你笑。作品《夭》又依稀令我想起半开水月寄浮生,桃花依旧笑春风。所以,你笑。作品《倩》,笑得唯美,笑得迷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另一幅《涩》,则展示了巴郎子初遇美好、欲说还休的淳淳之笑。作品《睥睨》,是维吾尔族盛年男对周遭事物不屑的笑;《嗤》则是对世态视如敝屣的笑。《颐》许是丰收后由衷的笑;亦或是儿孙福至、颐享天年的笑。《含》中的笑逐颜开则令人感同身受。此外,《嘶》中的浮夸与张扬将一个放浪的形象喷薄而出;《静怡》中的安然浅笑则跟一个午后恬憩中的老人内外相宜。

说是笑容自在,却道情世百态。新胜触及征引的素材,目及可至,但却令我称奇!虽是少数民族仪态,却触类旁通、无罣无碍。从这些作品中解读出的亲情、人际、爱情、商贾、生产、休憩等日常生活之母题,在画家笔端只以过后呈现的心态来展示,不得不慨叹新胜独特的创作见解与把握能力。

而新胜在作品中涉及到的普世价值与人文关怀,使这些作品所表达的内涵不只停留在技法层面,还更加理性地思考了近年来新疆政治背景下的民族团结问题。

记得沈从文先生曾在一篇文章中说:“一个士兵要么战死沙场,要么回到故乡”。我想以这句话给此文作结。历史赋予一个战士的特殊使命,未必只是拿起枪来捍卫家园。和平年代的战士,应该回到故乡。

新胜从新疆走出,感受新疆、诉说新疆。从速写到素描,从工笔到写意,从国画到油画,从山水到人物,尝试将想要表达的概念融会贯通,运用中西结合的技法和手段把握节奏。在绘画的探索和实践中,他芳华虽逝,却一路播种了性情,收获了经历。

而滋养了新胜的这一方边疆水土,赋予他天山昆仑至善至美的人性,令他耳濡目染并一以贯之。回到故乡,才知缘起。新胜的创作,不疾不迫、不紧不蹙;徐徐而至,娓娓言来。有微醺不躁的涵养,富行云流水的洒脱。每当溢美之词滥觞于新胜周边,他总是恭而有礼,却潜心绘画心无旁骛。因为他总是告诫自己,真正的画家最好的作品是下一幅。而事实上他也正是如此总结了自己的艺术实践:“在追求艺术的道路上,纵使芳华忽残烬,我亦璀璨汇江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